长者·洞见丨桂思雨:穿行800公里的山野和平原,安放异乡的孤

搜狐焦点湘潭站 2019-11-07 10:38:1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 穿行800公里的山野和平原 安放异乡的孤独和梦想 // 文/桂思雨 (传媒人) 往年的风吹来,一场凋零迫在眉睫。如叶落,不可阻止;如光阴,不可逆转。 前段时间,穿越800公里我再次踏上那座北方的小城,似曾相识,又恰似素昧平生。 曾经贪恋的街头巷尾小吃,已勾不起喜食辣的味蕾;曾经穿梭的狭窄巷

//

穿行800公里的山野和平原

安放异乡的孤独和梦想

//

 文/桂思雨 

(传媒人)

往年的风吹来,一场凋零迫在眉睫。如叶落,不可阻止;如光阴,不可逆转。

前段时间,穿越800公里我再次踏上那座北方的小城,似曾相识,又恰似素昧平生。

曾经贪恋的街头巷尾小吃,已勾不起喜食辣的味蕾;曾经穿梭的狭窄巷道,已被高楼院落取代;曾经光影细碎里的发小,奔忙于各自的生活;曾经多少炽热的情感,而今只限于朋友圈的点赞之交……

柏油马路的街头,木樨花清心寡欲,故乡,触着碰着,都是带刺的花。

木 樨 花

故土,乡音,乘着8年前那趟南行的列车,注定与我渐行渐远。

长沙,这座不似故乡四季分明,几乎见不到春秋的城市,是我的异乡,却在太阳潜行山谷,晨钟暮鼓间,愈发浓烈,深刻隽永。爱情,亲情,友情,在这里尘埃落定。

王朔在《动物凶猛》大致如此说过,他羡慕那些拥有原乡的人,尽管这故乡,其实可能是个凋敝的僻壤。而今这泼墨的记忆加注梦想,揉碎在用人间烟火裹挟我的异乡。

这座城,车流和湘江水那样匆匆,高楼同岳麓山一样高耸;这座城,有多少人将青春倾洒;这座城,又有多少建筑将“只为更美生活”的使命扬颂。

提及长房,总是掺杂着不一样的情愫。3年前,从传统报媒转行至新媒体,第一次独自担纲统筹的项目便是长房·云时代。3年的成长,褪去了焦虑与不安,也见证着长房集团仗剑江湖,激流勇进的潇洒肆意。

长房·云时代

八千里路云和月,在追寻信仰的道路上,长房人从未停止精进的脚步。

时光易逝,经典永留。贾谊故居、太平老街、程潜公馆……一座又一座城市古建,重焕生机;梅溪湖芯、捞刀河畔、高铁新城、岳麓大道……一幢又一幢城市建筑,圆梦幸福,由千万居者立起“买好房,找长房”的口碑;而远在雪域山南,援藏长房人将高原工作的诸多困难默默吞下,为藏区同胞的安居梦同艰难的工作环境战斗。

长房集团参与修缮的太平老街

长房集团董事、副总经理田丰一行

在格巴边境小康村建设施工一线指导视察工作

15载光阴,纵使微风和煦,纵使风和日丽,尽管风高浪急,尽管惊涛拍岸,长房集团总以一种厚积薄发的力量,总以百般突围的智慧,以风轻云淡的处世之智,以举重若轻的淡然从容,飞跃险阻,彰显行业标杆的飒飒风姿。

在这座浮光掠影的城市,有多少人背井离乡,单打独斗,只为不让自己成为过客,只为在这一座繁华的都市,留下独属于自己的一盏灯。而长房所做的,便是为千千万万追梦人,点亮那盏收纳所有酸甜苦辣的明灯。

长房·东旭国际

长房潭房·时代公馆

远行的野鸟收起翅膀,滑向绵绵薄暮。穿行800公里,从来到长沙,到回到长沙,犹如久别重逢的喜悦,因为那条回家的路将所有不安吞噬,将所有迷雾驱散。愿所有疾驰在异乡的游子,都能觅到一处归所,爱上这尘世的烟火味道,也爱上那黑夜的深邃寂寥。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