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投资广东样本 房地产投资已经“退烧”?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6-08-15 09:08:2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今年上半年,全国民间投资同比增长2.8%,然而,广东民间投资依然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增速19.6%。从行业数据观察,房地产民间投资是主力,上半年投资额3873亿元,占比45.1%;制造业转型升级在民资中体现明显,制造业增长15.8%,其中新技术产业增长了45.4%。此外,新经济领域快速增长,如租赁

  今年上半年,全国民间投资同比增长2.8%,然而,广东民间投资依然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增速19.6%。从行业数据观察,房地产民间投资是主力,上半年投资额3873亿元,占比45.1%;制造业转型升级在民资中体现明显,制造业增长15.8%,其中新技术产业增长了45.4%。此外,新经济领域快速增长,如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在100%左右。不过,在电力、水利、交通运输等部分行业,民间投资占行业整体投资的比重在 30%以下,表明民资进入这些行业仍然较为困难,全国其他地区也存在这种情况,这主要是行政管理的制度性、非制度障碍,以及民营企业投资能力的不足造成。

  导读

  广东民间高技术产业(制造业)投资409.62亿元,同比增长45.4%,高于整体高技术产业(制造业)增速29.7个百分点,占比为67.5%,同比提高13.8个百分点。

  位于珠江口的制造业重镇佛山,众多家电制造企业正经历着时代的变迁。车间里的年轻工人们正在转型,他们必须接受“智慧家居”的新概念,理解“智能制造”的新思维;而伴随着多宗“地王”在佛山出现,房价也出现了较高幅度的上升。这是广东众多地区的一个缩影。

  工厂转型和房价上涨的背后,折射出广东民间投资保持高速增长的动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广东统计局获取的数据分析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在全国民间投资低速增长2.8%的情况下,广东民间投资增速达到19.6%,领跑沿海发达省份,投资额为8591.07亿元。从行业流向看,房地产和制造业支撑了近80%的民间投资。从转型压力中突围的传统制造业保持较快增长,而文化体育产业、科研服务业等新经济逐渐兴起,显示出经济强势增长的趋势。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分析,制造业民间投资较快增长,原因在于广东以消费品为主的产业结构投资周期短,抗打击能力强。与此同时,行政体制改革、机器代人等政策在珠三角城市得到较好执行,推动了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和新经济、新业态的兴起。

  房地产投资“退烧”?

  如同全国多地一样,珠三角楼市近期集聚了热度。百城价格指数显示,今年7月,深圳新建住宅楼均价涨幅达41%,其周边的东莞和惠州涨幅均超过30%。此外,佛山、珠海、中山等城市亦有较高幅度的上扬。

  楼市繁荣的背景下,广东房地产民间投资呈现较高的增长态势。广东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东房地产民间投资达3873.31亿元,同比增长 22.4%,在整个广东民间投资中比重为45.1%,该占比远超其它行业。另一与房地产相关的统计数据是,上半年,广东民间投资归属于房地产开发的数值为 3445.25亿元,占比40.1%,增长23.8%。可以看出,“房子”对广东民间投资具有支撑。

  在佛山科技学院经管学院杨望成看来,当前,“中国制造”正在遭遇国际经济不景气、国内需求疲软、人力成本增加等多重不利因素,这造成以前投资制造业的民间资本“不想投”、“不敢投”,转而部分流向楼市、股市等领域。

  孙不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楼市繁荣,说明广东房地产去库存压力不算太大,市场供需趋于平衡,体现出良性、健康的增长。而房地产销售和投资受政策影响大,一旦发生波动,就会影响民间投资的增长。

  在国内其它省份,孙不熟所指的“波动”已有体现。海南省民间投资上涨超20%,主要动力即来源于房地产业;民间投资增长较快的江苏省,在房地产领域也像广东一样呈现出多座城市“多点开花”的现象;而浙江省的民间投资“退潮”,很大程度是负增长的房地产投资拖累。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省高温的楼市,似乎有回调放缓的迹象。近几年突进的深圳楼市,在7月份似乎迎来重要节点,新房成交均价环比下跌8.2%,创下2012年以来环比最高跌幅的纪录。

  尽管市场对广东楼市下半年是否回调的分析还莫衷一是,但孙不熟强调,民间投资脱实就虚,资金空转,始终无法支撑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目前广东部分地区房地产市场存在过热现象,需要加以科学引导和调控,避免虚热加剧,以保障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降低金融风险和房地产市场风险。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与一季度相比,房地产在民间投资中的比重已由47.6%微跌至上半年的45.1%。究其原因,部分行业的民间投资增长加快,推高了整个民间投资的基数。比如,制造业占民间投资的比重从第一季度的31.9%升至上半年的34.3%,而批发和零售业的比重则从3.5% 变成3.6%。

  孙不熟说,这意味着,广东民间投资对房地产的依赖在减弱。

  新经济高技术“跑起来”

  在房地产市场大热的同时,广东经济的支柱产业——制造业,在低迷的运行态势中“醒来”,从数据上可以窥见一二。

  据广东统计局数据,上半年,广东制造业民间投资为2946.77亿元,增长15.8%,占比为34.3%。在近3000亿元的投资中,广东民间高技术产业(制造业)投资409.62亿元,同比增长45.4%,高于整体高技术产业(制造业)增速29.7个百分点,占比为67.5%,同比提高13.8个百分点。这是“十二五” 超速增长状态的延续。2015年,民间高技术产业(制造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760.75亿元,比2011年增长236.3%,年均增长35.4%,占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的4.2%,比2011年提高1.5个百分点。

  杨望成观察到,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制造业企业资金除了流向股市、楼市之外,还有一种选择是抢占未来制高点,也就是布局智能制造等高技术产业,同时推动企业的并购重组以强化竞争力。

  总部位于广东顺德的美的集团就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典型代表。该企业从2011年开始就摒弃传统制造业“低成本、大规模”的增长模式,停止生产低端或低毛利率产品,关停并转,退还土地厂房;同时加强基础技术和前沿技术的研究。近年来美的集团提出“智慧家居+智能制造”,则采取传统制造业和新经济融合的思路,这也是众多家电企业的共同选择。其结果是,美的集团资产负债率从过去的高达80%变成今年一季度末的不到60%,自有资金近700亿元。

  孙不熟分析说,广东的制造业以消费品为主,其特点是投入周期短、投资见效快,更容易融合新经济实现转型,因而广东能先于资源型、重工业的省份实现经济回暖。

  投资人、海航生态集团创新总裁陈鸿彬表示,在经济下行背景下,以制造业为代表的线下实体经济,以互联网产业为代表的线上产业都面临转型的关口。未来的一大投资机会在“Online+Offline(线上+线下)”的融合,这既能推动线下产品的升级,也让线上产业找到可以服务、依托的载体。

  不过,杨望成指出,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中小型制造业在转型关头犹豫不决,其原因在于转型需要更新设备、大笔投资,沉没成本过大。因而,需要解决这些企业在融资、审批、人才等方面的问题,消除其后顾之忧。

  此外,新经济领域也加速“跑起来”。上半年,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完成民间投资111.10亿元,增长131.1%;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完成民间投资 48.81亿元,增长91.4%;文化产业完成民间投资475.79亿元,增长23.4%。新经济行业的共同特点是,绝对值相对不大,但速度较高。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