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全国统筹难题待破 有国企自己都交不上社保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6-08-25 09:11:4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目前,总体上看,中国的养老金结余量很大,远未到入不敷出的地步。但是,一些局部地区问题严重,不仅结余存量水平非常低,而且收不抵支。这些地区正在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养老金困局。 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是既定的改革方向,但改革存在难题颇多。目前各地结余量存在极大差异,改革会影响到目前结余量较大省份的利

  目前,总体上看,中国的养老金结余量很大,远未到入不敷出的地步。但是,一些局部地区问题严重,不仅结余存量水平非常低,而且收不抵支。这些地区正在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养老金困局。

  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是既定的改革方向,但改革存在难题颇多。目前各地结余量存在极大差异,改革会影响到目前结余量较大省份的利益。划转国资至社保基金是一种解决办法,但因为缺乏具体的行动方案,进展也不明显。

  导读

  郑春荣表示,全国统筹虽是改革既定方向,但那些养老金余额几千亿的省份,未必乐意将本省资金交由全国统筹;各省企业缴费基数不同,也会存在不公平问题。另外,如果基础养老金由全国统筹,责任归中央政府,如何调动地方积极性,来保证社保金的及时足额的上缴也是个问题——有些省份可能会为了“放水养鱼”,降低当地企业缴费水平。

  去年3月份全国两会期间,黑龙江省长陆昊表示,黑龙江养老金赡养比达到1.42∶1,2015年养老金发放没有问题,但明年、后年可能会出现困难。

  根据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发布的报告,2015年全国各省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结余差异极大,积累最多的如广东结余超过6000亿元,最少的为黑龙江仅结余88亿元,黑龙江的结余仅够支付一个月的养老金。

  业内专家对21媒体记者表示,结余仅够支付一个月养老金,这个说法听起来有点吓人。但由于当期养老金有进有出,还有财政补贴,进账部分若能覆盖支出部分,也无需动用到结余资金。

  不过,包括黑龙江在内的部分省份,养老金收支形势的确不容乐观。2015年,包括东北三省在内六个省份,企业职工养老金当期出现“收不抵支”,需要依靠财政补贴,个别需要动用结余资金。

  各省基础养老金结余差异较大,“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为改革的既定方向。不过,若对养老金进行全国层面的统筹,各地缴费存在差异、结余差别也很大,如何调动地方积极性也是个问题。

  分化严重

  8月份,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发布《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报告显示我国城镇职工与城乡居民两项养老保险累计结余近4万亿元。养老金虽有万亿结余,但养老压力在加大——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从2014年2.97∶1,降低到2015年的2.87∶1。

  黑龙江省财政厅社会保障处处长冯广栋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加剧和赡养比的逐年攀高,近年来养老保险不可持续问题已越来越突显。从2011年起,养老金当期就开始出现入不抵支,且缺口逐年加大。

  上述报告显示,地方省份年度养老金“收不抵支”的数量在扩大。2014年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仅有河北、黑龙江、宁夏三省,2015年便扩大到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陕西和青海六个省份。

  若从企业养老金余额可支付月份数来看,则更为“触目惊心”。黑龙江2015年底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结余88亿元,余额只够一个月支付额度。企业养老金余额较少的还有新疆兵团仅够3.3个月,吉林够7.5个月,青海8.2,河北8.6,辽宁8.9。

  与之相对应的,广东2015年底企业养老金累计结余6158亿元,全国该项基金当年的结余3.41万亿元,占比18%,可支付52.8个月的养老金;北京结余2783亿元,可支付34.6个月;浙江结余3009亿元,可支付24.8个月;江苏结余3114亿元,可支付22.8个月。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对21媒体记者表示,之所以出现明显的省际差异,主要在于人口结构。像东北三省当年启动社保改革时,退休的人员就较多,年龄偏大,领取养老金的人多,缴费的人相对较少,收支压力较大。近几年,这些地区经济发展不是太好,青壮年人群大量外出,财政收入形势也不是太好,加剧了这一矛盾。而东部沿海省份,大量年轻人口流入,养老金支付压力轻,容易形成大量结余。

  冯广栋表示,2015年黑龙江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16.9%,已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支出压力不断加大,不可持续的“链条”越拉越紧。再者,作为老工业基地,国有企业、产业工人众多,养老保险赡养比为1∶1.16,居全国之首,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对21媒体记者表示,东北三省社保负担很重,很多城市已经捉襟见肘了,东北养老抚养比是平均不到2人养1个人,南方很多省份多是3个人养1个人。

  需进行全国统筹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郑春荣对21媒体记者表示,养老金结余仅够支付1个月,听起来很吓人,但也无需过于惊慌,因为养老金每个月还不断有新的缴费入账,每个月都有进有出,还有部分财政补贴。

  财政对于社保基金的补贴额度在逐年增加。2012年财政对社会保险基金的补贴额度为6271亿元,2013年为7371亿元,2014年为8446亿元,2015年预算安排资金额度为9741亿元,实际执行数为10198亿元,2016年预算数达到10848亿元。

  收支压力大的省份在想各种办法。8月初,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率中国社会保障学会调研组对黑龙江社会保障情况进行调研。

  调研显示,黑龙江养老保险参保覆盖面持续扩大,养老保险工作取得一定成绩。但作为老工业基地,由于多年积累的矛盾和产业结构、经济结构存在的客观特殊性,历史包袱沉重,赡养比畸高,黑龙江省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缺口逐年加大。为消化养老金缺口,黑龙江通过全面实行税务部门据实征收,堵塞征缴漏洞,严格养老金发放管理等措施,努力提高基金支撑能力。

  梁启东表示,地方应对的办法总的来说还是开源节流,动员各种基金来保证养老金的发放。

  也有业内人士对21媒体记者表示,养老金事关民生,地方政府会极力保证养老金的发放,财政上多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用其他资金去弥补养老金的空缺。

  这些养老金支付压力大的省份,企业背负着较大的压力。国务院此轮“降成本”措施中,对于养老保险降费方面,指出“对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超过20%的省份,将缴费比例降至20%;单位缴费比例为20%且2015年底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超过9个月的省份,可以阶段性降低至19%”。

  黑龙江目前养老金企业缴费率为22%,在全国而言水平较高。梁启东表示,东北三省国企比重高,即便想推动国企改革,将国企养老成本转移给社会,但财政很困难,也接不上,还得国企自己担着。

  郑春荣表示,黑龙江等省由于养老金支出压力大,导致企业社保缴费率居高不下,有些达到22%;而东部省份,如广东等地,企业缴费率低的只有14%——不同地区企业负担差异很大,加剧了企业不公平竞争。

  冯广栋表示,虽然黑龙江采取了系列措施自求平衡,但仍难以缓解不可持续的问题。他建议尽快实施全国统筹,由国家统筹调剂解决人口老龄化和赡养比等原因造成的相关省份养老金缺口。

  改革难度大

  8月22日,国务院下发的降成本方案中,为了支持地方阶段性降低单位社保缴费比例,方案提出“综合采取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开展基金投资运营和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以及支持各地通过拍卖、出租政府公共资源资产等方式筹集资金,为降低企业社保缴费比例创造条件”。

  梁启东表示,划转或拍卖政府公共资产,现实中容易触碰到“国资流失”等难题,并不好操作。

  早在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就明确提出,要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但至今全国统筹的方案尚未出台。

  郑春荣表示,全国统筹虽是改革既定方向,但那些养老金余额几千亿的省份,未必乐意将本省资金交由全国统筹;各省企业缴费基数不同,也会存在不公平问题。另外,如果基础养老金由全国统筹,责任归中央政府,如何调动地方积极性,来保证社保金的及时足额的上缴也是个问题——有些省份可能会为了“放水养鱼”,降低当地企业缴费水平。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